浙江义乌:买卖资产包 卖方“一女多嫁”坑苦买家

作者:中国法治监督网
字体:
发布时间:2020-04-21 11:39:13
来源:

 核心提示:业无信不兴。诚信乃为人处事之根本,诚信体系是一种以社会诚信制度为核心的维护经济活动、社会生活正常秩序和促进诚信的社会机制。没有诚信就没有良好的社会经济秩序,诚信是现代市场经济的基石,是政府取信于民的基础,是企业发展的生命,是个人立身的根本。浙江浦江永在商品混凝土有限公司股东朱圣幸此刻最理解这句话的深刻含义时,对照自己公司的遭遇,除了无奈,还有心酸。

买卖资产包时,掉进卖方陷阱

浙江省浦江县的企业家朱圣幸实名向媒体举报称:因为2014年的一笔500万的贷款担保,致使他一步步地被卷入义乌天睿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负责人精心设计的“资产包”黑色链。这几年,都在为挣脱这个黑色链而努力、奔波,然而,始终难以摆脱,现在企业经营困难,员工人心惶惶,濒临破产。

据天眼查,朱圣幸所在的企业是浙江省浦江县永在商品混凝土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10月,成立8年来,累计上缴税收3500万元。几年来为县纳税大户,2019年纳税百强企业排行榜第33名,受到县政府的表彰和奖励。

这么一个曾经的县纳税百强企业,怎么就难以为继了呢?朱圣幸将企业这几年遭遇“资产包陷阱”的过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记者。

2014年,浙江浦江恒羊毛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浦江恒羊)向平安银行义乌分行贷款2500万元,由浦江永在商品混凝土有限公司为“浦江恒羊”提供担保500万。后来因各种原因,“浦江恒羊”无力归还贷款。平安银行义乌分行诉其法院。2016年6月,平安银行将8家公司的债权(其中包括“浦江恒羊”的债权)转让给浙江浙商资产管理有限公司。2016年6月,浙商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又将8家计1.2亿债权收益权以240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义乌天睿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义乌天睿公司)。

作为担保公司的浦江永在商品混凝土有限公司,背负500万元债务,随时存在被义乌市人民法院查封账号等执行强制措施的风险,企业经营面临重大风险,为稳住人心,维持正常经营,2017年公司向浦江县有关部门打报告请求帮助。

在浦江县领导的批示下,浦江县政府帮扶办与义乌市促稳办多次联系、协商,并在义乌促稳办的协调下,于2017年10月16日,由浦江永在商品混凝土有限公司股东朱圣幸与义乌天睿公司的大股东赵向阳签订“债权转让协议书”以900万元转让款,取得浦江永在商品混凝土有限公司为“浦江恒羊”提供最高额保证500万元(及住宅内)的债权,及“浦江恒羊”部分债权及住宅。当时,朱圣幸根据转让协议支付了658万的转让款(其中8万元以疏通关系需要100条花利群为由强行索取)。

但朱圣幸当时提出要求加盖义乌天睿公司公章时,赵向阳、傅文欲多次提出无理要求签订阴阳合同:即私下签订900万元的合同,另外再签订一份“为了纳税省钱”的金额为400万元的合同,并保证事后不举报的承诺后才能给予盖章。朱圣幸拒绝签订阴阳合同后,赵向阳、傅文裕开始互相推诿,拒绝盖章,拒绝履行“债权转让协议书”。傅文裕多次要求加价,50万、100万、200万。

义乌天睿公司在协议书上拒绝盖章后,浦江永在商品混凝土有限公司及朱圣幸多次向浦江县人民政府,及企业所在的浦江经济开发区打报告,要求给予协助解决。政府部门领导参与了多次协调解决,但一直无果。

令朱圣幸始料不及的是:义乌天睿公司大股东赵向阳、傅文裕以朱圣幸违反协议为由,要求没收定金50万人民币元,还将朱圣幸告上义乌市人民法院。义乌法院执行局超额冻结了朱圣幸永在商品混凝土有限公司2200万(担保500万)。

1.jpg

 在此期间,天睿公司多次将资产包公然倒卖。事后得知,第二次转让给浙农锦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浙农锦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是傅文裕外孙所在公司,实际控股人系天睿公司傅文裕,其目的是为了骗取政府配资资金1200万。第三次公然将资产包转让孙信(天睿公司法人的孙小平的父亲),利用虚假诉讼的司法手段,将房产1400万的价格强行拍卖。

朱圣幸反映的问题是否属实?为进一步了解事情真相,记者近日前往义乌市天睿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实地核实情况。

涉事公司股东:挂靠惹的祸

在朱圣幸母子的陪同下,记者见到了赵向阳,他告诉记者“这个资产包是他个人出资拍买下的。由于他个人不具备买卖资格,才挂靠到义乌天睿公司傅文裕名下交易的。当初他是一心一意想成交这笔买卖的,经过多次商谈,签订转让协议时,他收到650万的转让款后,傅文裕提前下班走人了。他曾经几次打电话给傅文裕,要求傅文裕盖章,傅文裕避而不见,一直在拖延时间。为了这个事情,他还曾与傅文裕大吵一架。傅文裕是不讲信誉的,我们现在不是朋友分开了。在盖章这个问题上,他是有错的。但公章在傅文裕身上,他就是不盖,我也没办法,反正我本金和利润全都收回了。另外,8万块买香烟的问题上,这个钱是给朱圣幸母子身边的人抽头的,由于这个钱打在我卡上,现在也算在我头上。这个我是不服气的。傅文裕多次加价的问题,是有的。资产包我没有多次倒卖,是傅文裕在倒卖。现在朱圣幸去法院起诉我了,我想把钱退给朱圣幸,但现在退不了。”

朱圣幸母子多次要求赵向阳依法履行转让协议时,但他表示,现在他也无能无力。

记者电话多次联系了义乌天睿公司负责人傅文裕,多次要求见面了解签转让协议时加价的过程,他均托辞没有时间为由,避而不见。

法院:依法公正裁定

在采访中得知,义乌人民法院(2019)浙江0782民初13842号民事判决书显示,依法判决了朱圣幸与义乌天睿公司赵向阳在2017年10月16日签订的《债权转让协议书》合法有效。

2.jpg

 2020年3月4号, 金华市中级法院(2020)浙07执复7号执行裁定书显示,撤销浙江省义乌人民法院2019年10月10日作出(2019)浙江0782民初13842号之一的执行裁定。 

3.jpg

 目前,由于赵向阳不服义乌市人民法院的民事判决书即(2019)浙江0782民初13842号。正在向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近期择日开庭。

事态的发展,记者将继续关注。

记者笔记:就这个事件来看,事情原本并不复杂,恰恰是卖方没有遵守诚信经商而导致的后续引发的一系风波。如果每件事情,都需要人民法院介入,会占有多少司法资源。法院的法官们是法律“天平”的守护者,人民权益的维护者。事件最终会以人民法院判决结果为准,胜利最终会站在正义者一方。目前我国市场推崇契约精神,而法治强调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说到底是个“信”字。惩戒失信不是目的,建立诚实守信的机制,形成“守信者赢、失信者亏”的导向,让守信者受益,得到应有的回报和尊重,由“不敢失信”变为“不能失信”,才是我们盼望的效果和追求的目标。让诚信者受益、让失信者难行,诚信体系建设需要久久为功,还需要社会各方面的密切配合。只有各方面齐头并进,诚信建设才能更好地落地、更加深入人心。

 

 

关于本站 - 管理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人员查验
注:凡本网刊载或转自其它媒体网站的信息资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及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联系我们,一经核实立即删改。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版权所有:中国法治监督专刊  支持协办:中国法治监督网络维权促进会  法律顾问:陈旺新
信息中心:北京丰台区南四环西路188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0225539号-2  
公益热线:010--59496444  技术支持:楚亿达工作室&nsp; i约稿:49018574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