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一律所为诉讼费仲裁系乌龙还是敲诈勒索?

作者:中国法治监督网
字体:
发布时间:2020-05-16 20:13:38
来源:

 浙江讯:近日媒体接到浙江义乌一楼姓市民反映,其被浙江求是园律师事务所告了,要支付近2000万元的律师费用,感觉很冤枉,浙江求是园律师事务所根本就没有参与为自己所涉(2012)浙金执字第1号案件执行事务的办理,为什么就将我告了并要我支付近2000万的代理费?特此向媒体求助,希望媒体调查还原事实真相。

 

11.jpg

 

举报信

事件:

2012年6月,举报人因其与隆标集团有限公司、阮建荣民间借贷纠纷执行案“(2012)浙金执字第1号”一直未得到有效执行,向关阔山等3位全国人大代表及相关部门投诉,后经关阔山等3位全国人大代表联名转交楼正文先生“关于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拖延执行生效的调解致使其4000余万元债权至今无法归还”的情况反映给相关部门,相关部门收函后经最高人民法院人民监督工作办公室法联(2011)第376号函转至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办理。在此期间,浙江求是园律师事务所实际控制人傅文裕与举报人楼正文通过商业途径认识,傅文裕游说楼正文就(2012)浙金执字第1号执行案交自己办理。并由楼正文与傅文裕签订了一份“浙江求是园律师事务所律师委托空白手续”。

2019年1月30日,浙江求是园律师事务所就“楼正文与傅文裕签订的这份空白“浙江求是园律师事务所律师委托书”向杭州市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要求:楼正文支付代理费623万元及违约金186.9万元,支付利息损失1797355元(以623万元为基数,从2014年5月6日起按年利率6%的标准,暫计至2019年1日30日,最终以计算至实际履行之日止),合计总价值近2000万元。

22.jpg

执行案件部分法律文书

调查一:

媒体:请就你的举报内容简短的说一下。

楼正文:事件很简单,就是浙江求是园律师事务所实际控制人傅文裕我们在商业交往中认识了,我正好与隆标集团有限公司、阮建荣民间借贷纠纷执行案“(2012)浙金执字第1号”一直未得到有效执行,就到处投诉希望得到有效的执行,傅文裕就找到我希望可以帮到我,于是我们就达成口头协议让其帮忙,2012年6月份傅文裕就拿着一份代理合同及一份空白的“浙江求是园律师事务所律师委托书”,让我签字。

媒体:具体哪一天?

楼正文:具体哪一天我也记不清楚。

媒体:合同与委托书你有没有看清楚,有没有签字?

楼正文:合同的内容我是看过了,就把合同签了,但没有写日期,委托书是一份空白的,就只是签了个名字。

媒体:合同没有签时间、空白委托书你也签字了吗?

楼正文:因为我本人不太懂法,加上傅文裕也算的上是朋友,傅文裕叫我不要签日期,空白的委托书只签个名字,没有关系的,当时总认为傅文裕总不至于会坑我。想不到现在就开始坑我了,拿着我的空白委托书及协议来告我。

媒体:你当时知道傅文裕是不是正规律师,他有没有律师资格证?

楼正文:不知道,总认为傅文裕是浙江求是园律师事务所实际控制人,应该是有的。

媒体:浙江求是园律师事务所现在对你提出仲裁,在此期间浙江求是园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有没有参与到你所涉(2012)浙金执字第1号案件执行案件中进行处理?

楼正文:我曾通过全国人大代表关阔山等人于2011年8月21日向最高院反映,(2012)浙金指字第1号执行案件被最高院列为全国人大转办的涉诉信访案件,要求2012年9月30日前化解。在最高院领导督促下,该案在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办人陈庭会主持协调下签订执行和解协议、股权质押合同。浙江求是园律师事务所律师也并未参与案件所涉及的执行活动。

媒体:你有没有给浙江求是园律师事务所律师支付过相关费用?

楼正文:傅文裕系浙江求是园律师事务所实际控制人,他以浙江求是园律师事务所名义接收了我的案件,其中又被逼向其交付了348万元费用。浙江求是园律师事务所江增清主任范健龙等律师为傅文裕违法执业提供便利。

媒体:你现在向媒体反映,有什么诉求?

楼正文:就是想媒体揭露事情的真相,还原事实,不能让傅文裕的这种敲诈勒索行为得逞。

调查二:

媒体:你作为浙江求是园律师事务所仲裁楼正文案件的楼正文方的代理律师,你对此案所涉及的相关问题有没有什么看法及建议?

王律师:从金华中院的执行档案材料看,其中有一份执行报告,将执行过程写得非常详细,楼正文的执行案件完全是楼正文自己求助全国人大代表关阔山等人,以及省委书记赵洪祝批复楼正文信访件后,在经办法官陈庭会的主持协调下才得到执行的。执行裁定等法律文书中没有记载诉讼代理人的情况,按照《人民法院民事裁判文书制作规范》第3条正文部分第(二)款委托诉讼代理人的基本情况 第1、4项规定,楼正文是没有委托诉讼代理人的。关于求是园所提供的证据材料,其主任江增清讲不知道《委托代理合同》、授权委托书等委托手续的承办人,这二份委托手续已违反了《律师法》第25条、《律师执业行为规范》第34条规定的规定,承诺函证据违反了《律师法》第13条、《律师执业规范》第55条的规定,其提供的其他证据也无法证明求是园所律师承办了楼正文的执行案件。因此,从证据材料看,楼正文的执行案件是其自己通过信访途径才得到执行的,求是园所没有与其办理委托手续,也没有指派律师参与办理执行法律事务。

调查三:

举报人代理王律师自接受案件以来,也做了大量的资料证据收集工作,工作中曾与浙江求是园律师事务所一律师进行过沟通,沟通中该律师认为傅文裕确实不应该,先不论傅文裕有没有正式或合理参与了这个案件,一个3000来万案值的执行案件要收起1000多万费用,认为其有敲诈勒索之嫌,另外提醒王律师要注意人身安全,傅文裕曾做过牢,没有事情都干的出来。
 

媒体评论:

1、金华中院执行案件档案材料,将执行过程写得非常详细,举报人的执行案件完全是自己求助全国人大代表关阔山等3人,以及时任省委书记赵洪祝同志的批复楼正文信访件后,在经办法官陈庭会的主持协调下才得到执行。

2、执行裁定等法律文书中也没有记载诉讼代理人的情况。

3、浙江求是园律师事务所仅凭一份空白的委托书时隔5年后就可以对举报人提出高额代理费用进行仲裁?

4、浙江求是园律师事务所提供的仲裁证据材料,其主任江增清也讲不清道不明是谁办理的《委托代理合同》、授权委托书等委托手续。

5、举报人并没有与浙江求是园律师事务所办理相关委托手续,浙江求是园律师事务所也没有指派律师参与办理执行案件的相关法律事务。

6、浙江求是园律师事务所这起高额仲裁事件系乌龙还是其通过伪造材料达到敲诈勒索的目的?

有关事件的发展,媒体将持续跟踪报道!

 

来源于 http://rm.dagannews.com/fazhi/2020/0516/3563.html#10006-weixin-1-52626-6b3bffd01fdde4900130bc5a2751b6d1 

 

 

 

关于本站 - 管理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人员查验
注:凡本网刊载或转自其它媒体网站的信息资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及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联系我们,一经核实立即删改。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版权所有:中国法治监督专刊  支持协办:中国法治监督网络维权促进会  法律顾问:陈旺新
信息中心:北京丰台区南四环西路188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0225539号-2  
公益热线:010--59496444  技术支持:楚亿达工作室&nsp; i约稿:49018574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