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靖远: 招商引资项目“一地三嫁”貌似暗箱操作主战场

作者:中国法治监督网
字体:
发布时间:2020-01-17 09:31:30
来源:

本网综合12月30日讯;一个地方营商环境的好坏,不能只看一时的签约数字。如果当地政府只注重签约而忽略服务,不顾所招商企业的死活,这就与优化营商环境的目的背道而驰。 提到招商引资,来自浙江温岭市的朱先生对自己在甘肃靖远县投资项目时所遭遇“落井下石”的经历至今心有余悸……
    
      发生于当地招商引资 “一地三嫁”的先后梳理
      朱先生系甘肃省春秋靖远羊羔肉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春秋公司)的投资人, 该公司于2006年7月19日在白银全国乡洽会上与时任靖远县副县长王树仁签订了《靖远县羊羔肉自动化屠宰及深加工项目合同书》,随后第二天开工建设,当时有市、县相关领导莅临指导并在奠基仪式剪裁(有现场照片及主流媒体的报道为证)。    
      春秋公司对投资项目的远景做了这样的规划: 为了让靖远羊羔肉的区域品牌发挥强势,提高知名度,让靖远羊羔肉走向整个中国,走出国门,完善品牌效应进行统一标牌统一配送。朱先生在投资靖远羊羔肉项目的前期,多方考察国内国际市场,计划和省农大食品学院和省轻工设计研究院组成产学研的靖远羊羔肉研发中心,做大做强做实靖远羊羔肉区域品牌。该项目设计班产2000只肉羊,实现种羊饲养繁殖肉羊饲养肉肥,青饲料加工,有机肥制造,皮革处理加工的一条龙企业。项目投产后将正常年实现产值5.5亿元,创造税利1.2亿元,就业岗位1000个。
      截止2007年1月31日,春秋公司已相继投入2000多万元,先后建成钢结构厂房10200平方米、冷库8000立方米、预冷库1150立方米、速冻库4间120吨/日急冻,人工湖10000立方、污水处理池、蓄水池、化粪池800平方米,修筑厂区道路10000多平方米,架设高压电线200多米,还有二栋厂房3000多平方米的钢结构型材堆放在厂区…… 
      针对一些关键性事件的发生过程,我们做简单梳理如下——
      2006年7月13日,春秋公司向靖远县刘川乡政府现金支付10万元“场地平整费”。
      2006年8月24日,白银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2006】12号文显示了该项目备案的具体内容,甘肃省企业投资项目备案登记表也详有记载。
      靖远县国土局出具的一份介绍信(靖国土介字第40号)函件内容显示:“甘肃省春秋靖远羊羔肉科技有限公司在刘川工业集中区占地400亩,土地使用权证正在办理之中”。     
      2006年10月13日,春秋公司向靖远县土地整理储备交易中心交纳土地持牌出让保证金5万元;2007年1月5日,靖远县土地整理储备交易中心出具春秋公司转账支票2张,票号为01522178的金额20万元(付款时间2007年4月20日),票号为01522179的金额65万元(付款时间2007年6月20日)……
      2006年12月7日,盖有靖远县刘川乡人民政府公章的甘肃省春秋靖远羊羔肉科技有限公司土地使用范围图中明确标注了项目占地具体位置,刘川工业集中区5#、6#区。
      提到靖远县招商引资项目“一地三嫁”的故事,有三个时间段的三起事件值得回味:  一是 2007年3月12日,靖远县政府通过的第七次常务会议决议,将刘川工业集中园区的5#、6#区土地决定由“春秋公司”使用。
      二是2007年4月间,在个别领导的授意下,当地市县有关部门硬是通过“时间倒签”文件手段,将春秋公司巨额资产无偿变更给了甘肃圣农牧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圣农公司)。
      三是2009年5月20日,靖远县政府第三十次常务会议议定,通过走司法程序终止“圣农公司”用地合同,将该土地挂牌出让给“万隆达公司”(截止目前,靖远县政府与“圣农公司”之间的用地合同并未通过司法程序解除)……
      值得注意的是,甘肃圣农牧业发展有限公司成立于2006年9月7日,法人颜春霖,与其关联企业显示为“英属维京群岛GLOBAL VIEW GROUP CO.,LTD”(简称远见公司),两家企业信息均为空白,明显属于正宗的“皮包公司”。
      白银万隆达农业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2009年5月19日,企业信息也为空白,签约项目至今没有投产……  
       靖远县人民政府网“要事简报”(2006年7月)新闻简要中记载:…………“7月20日  甘肃省春秋靖远羊羔肉科技有限公司羊羔肉自动化屠宰及裘皮加工项目举行开工奠基仪式,市上领导袁占亭、贾承世、吴查、火统元、朱涛、彭维友,县上四大班子在家领导等参加。” 现在打开该网站查询,涉及春秋公司招商引资项目中领导调研的简要新闻已全部删除,这恰恰证明了当地政府失信于投资人的真面目。

  伪造假合同、“撕毁”真合同疑似幕后黑手在暗箱操作   
      台商颜春霖系普惠公司法人,也曾是浙商朱奶秋的前生意伙伴。“靖远羊羔肉屠宰深加工项目”是春秋公司朱奶秋在2005年7月21日白银市招商引资项目推荐会获悉的靖远县招商引资重点项目。      
       2006年3月16日,普惠公司颜春霖与靖远县人民政府签订了《靖远羊羔肉自动化屠宰及熟食、裘皮加工项目意向书》。
      2006年4月20日,在天津国际贸易洽谈会上,颜春霖授权陈天龙(系台商颜春霖的内亲)代表普惠公司和靖远县人民政府签订了《靖远县羊羔肉自动化屠宰及深加工项目合同书》,投资总额为2.735亿元人民币,并约定由朱奶秋负责前期筹建及办理相关手续等工作。但此后的一段时间,颜春霖等人神秘“失踪”,无法与其取得联系。
        浙商朱奶秋只好将这一情况汇报了时任靖远县的主要领导,领导们对此事特别重视。随后,靖远县政府经协商要求由朱奶秋(原兰州圣安商贸有限公司法人)的春秋公司单独投资该项目,并且召集相关部门的一把手召开现场办公会,会上承诺给予春秋公司各种优惠政策及项目的后续支持。
      在这种情况下,朱先生为了固守诚信,用一种形象的比喻叫“先上车,后买票”,一边完善手续一边投入项目建设。为此,朱先生硬是“赶鸭子上架”,先后卖掉了位于兰州繁华地段的临街旺铺和位于浙江温岭市的住宅楼……     
       此间,春秋公司先后获得白银市发改委项目立项批复、白银市环保局“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估现状监测报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建设项目选址意见书、靖远县刘川乡人民政府关于“甘肃省春秋靖远羊羔肉科技有限公司土地使用范围图”;〔靖政办发(2007)20号第七次常务会议纪要〕“ 同意春秋公司在刘川工业区建设用地150亩,以每亩8000元价格挂牌岀让……”各种手续逐步趋于完善。
      由于普惠公司2006年4月20日在天津国际贸易洽谈会上签约2.735亿元的农业产业化投资项目引来了社会各届的普遍关注,而普惠公司颜春霖等人犹疑不定,靖远县政府为了不失颜面,再次以签约来约束普惠公司履行合同。此间,靖远县政府一再要求并争取春秋公司同意,2006年7月19日以陈天龙代表的普惠公司在白银全国乡企会上与时任靖远县副县长王树仁签订《靖远县羊羔肉自动化屠宰及深加工项目合同书》……
       当时应靖远县政府的再三要求,春秋公司和远见公司(法人颜春霖)于2006年8月18日在兰州签订《中外合资经营企业甘肃圣农牧业发展有限公司章程和合同》。
      2006年9月4日经白银市商务局批准同意(市商办发[2006]79号文件),中外合资企业圣农公司于2006年9月7日成立。这里有个前提,就是2006年8月18日,远见公司同意先汇款25万美金作为合作投资。当时因合资企业还没有成立,所以经协商后远见公司同意先汇入朱奶秋的兰州圣安商贸有限公司的外币帐户。
        此款进帐后尚未使用,远见公司在2006年8月28日又反悔投资,并暗中向美洲银行提出书面退款请求,在兰州圣安商贸有限公司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远见公司经私下运作于2006年8月31日取回此款,并正式提出不再投资该项目……       
        诸多事实证明,靖远县人民政府不可能在2006年7月19日与圣农公司签订《靖远羊羔肉自动化屠宰及深加工项目合同书》,该合同实际就是靖远县政府原副县长杨某按上级个别领导授意而滥用职权违法伪造篡改的合同。 
        值得一提的是,圣农公司的成立时间是2006年9月7日,也就是说,甘肃省圣农公司于2006年7月19日还不存在。另外,圣农公司的印章也是在2006年9月8日经兰州市公安局备案而刻制的。
        再说,颜春霖此段时间根本没有来大陆(查一查当时的海关边检的出入境记录一目了然),杨某也是当年9月份升任靖远县副县长,所以事实经过与实际根本不符。这无形中证明了靖远县政府受时任白银市个别领导的授意,属刻意违法伪造合同,可以说,当“权力凌驾于法律之上”时,政府的公信力尽失。

  

11.jpg

 


当地公安给投资人“立案定罪”无果  究竟意欲何为
        值得一提的是,当年在台湾人林某(原甘肃省台商会会长,现涉案潜逃)的策划下,远见公司于2007年2月6日窃取了春秋公司印章、证照、印鉴、银行现金、转账支票等,伪造股权转让协议,林某仗着商会会长身份,随后通过“协调”省上一位领导,与时任白银市的某位领导“面商机宜”,很快成就了当地有关部门帮助颜春霖侵吞春秋公司的巨额资产的基本事实……
      当时朱奶秋打电话向白银市商务局投诉报告了“零转让协议”的相关情况,并于2007年3月20日再次向白银市商务局投诉该转让协议是伪造的,希望商务局不要办理变更批准。
      3月20日下午,远见公司的陈志文到白银市商务局要求办理变更批复事宜,时任白银市商务局惠普银副局长明确告知“因双方对此发生争议,中方已投诉,双方应协商解决或者提交司法机关解决”,该事实有王树顺予以证实。
        2007年3月26日白银市商务局出具书面《关于甘肃圣农牧业发展有限公司股权转让的意见》认为:根据《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外资企业法》、《甘肃圣农牧业发展有限公司合同和章程》的相关规定,经审核不予批准。
        同年3月28日,春秋公司向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称兰州中院)提起诉讼,同时申请兰州中院对远见公司提交给白银市商务局的“零转让协议”进行证据保全。申请受理后兰州中院于4月2日签发裁定并同日送达白银市商务局,要求白银市商务局暂缓办理股权转让批准文件,“对现存于白银市商务局的零转让协议及相关材料进行保全。本裁定送达后立即执行”。白银市商务局的工作人员予以签收。
        毕竟有了大领导的关照,有了幕后黑手的操控,白银市商务局于 2007年4月间最终没有顾及兰州中院的法律裁定,而是采取“日期倒签”手段违法变更合同及投资主体,这明显是赤裸裸侵吞实际投资人的巨额财产的非法行为, 由此导致的项目停建与春秋公司再无瓜葛。
        最令人恶心的是,就在白银市商务局违法变更期间,为了顺利达致违法变更,时任靖远县委主要领导下令县公安局对朱奶秋先生采取以“涉嫌职务侵占罪”立案侦查……
      2007年10月10日,靖远县公安局对朱先生以事实不存在,解除取保候审[靖公解保字〔21007〕16号]。截止目前,靖远县公安局对此也不给当事人一个明确说法,时任县公安局孟局长曾私下给朱先生说,他也是无奈之举,只能下级服从上级,上级领导授意怎么做也只能遵从(朱先生保留有原始录音证据)……
      靖远县公安局对朱先生经过长达五个月的监视居住和多方侦查,发现根本不存涉嫌职务侵占罪的事实,属子虚乌有!  试问,当地政府缘何将一个经招商引资的实际投资人设法定罪?   难道是天高皇帝远,个别领导就能以权压法?就可以肆意妄为?!
        事实证明,自2007年白银市商务局违法变更后,刘川工业区管委会强制撤走春秋公司员工,安排他人进驻春秋公司霸占厂房至今。从2008年5月开始,春秋公司多次要求续建项目遭到刘川工业区无理拒绝……   

22.jpg

 


给省长写信有回音  属地化交办五年后答复“不受理”
        令朱先生意想不到的是,甘肃靖远县招商引资重点项目成幕后黑手搞暗箱操作的主战场。因受个别领导幕后操纵,  2007年4月间,白银市商务局原局长李某、原白银市副市长闫某,无视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送达(2007兰法民三初字第040号)民事裁定书,采取“时间倒签”文件手段将春秋公司巨额资产无偿变更给了圣农公司。
        时任甘肃省商务厅外资处的满处长也无视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送达的(2007)兰法民三初字第040-2号民事裁定书,经不法台商林某(涉案逃逸)的周旋下,给圣农公司办理股权审批手续并签发批准证书。
        在2010年9月,兰州中院再次采取对白银市商务局依法强制执行,白银市商务局只是在2010年9月25日下文撤销该转让批复,其他善后工作无有任何作为,甘肃省商务厅至今也没有纠正这一错误。事实证明“当权力凌驾于法律之上时”,法院的一纸裁判文书及老百姓的合法权益在当地个别领导眼里就是“狗屁”……            
        “春秋公司”在长达12年的维权中,多次反复向刘川工业园区管委会、靖远县委、靖远县人民政府、白银市委、白银市人民政府反映情况要求项目续建投产,朱先生也通过甘肃浙商联合会和兰州温岭商会分别发函至甘肃省监察厅和靖远县委、县政府;白银市委、市政府,要求核实情况、主持公道,相关部门从不回复。
        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朱先生于2012年10月9日给时任甘肃省委副书记、省长刘伟平写信反映了相关情况,给刘省长的信于2012年10月18日转交于甘肃省信访局办理【甘信告字﹝2012﹞206号】。
      “根据国务院《信访条例》‘属地管理,分级负责,谁主管,谁负责’的信访工作原则”,甘肃省信访局转送白银市信访局办理。朱先生于2012年12月31日向甘肃省信访局提交申请复核材料,甘肃省信访局于2013年1月4日《朱奶秋信访事项申请复核审查告知书》告知“该信访事项退请靖远县人民政府复查并答复你们……”(甘政信复告字(2013)1号文件详有记载)。
        此后,朱先生不断前往靖远县人民政府要求答复,要求甘肃省信访局督促靖远县人民政府复查并答复一直未果。此间,靖远县政府曾以“春秋公司”项目用地规划变化必须搬迁为由,声称要和春秋公司谈搬迁补偿,让“春秋公司”不再诉求赔偿。朱先生随后咨询其补偿方案,有关领导却又说县委常委会议没能通过。之后继续推脱,一直拖到2017年11月23日,靖远县信访局才作出答复:“您提出的信访事项属人民法院职权范围”(并出具了不予受理告知书)……
 

33.jpg

 


      行政诉讼步步为艰   几经折腾仍被无端驳回
      春秋公司于2018年4月19日向甘肃庆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请行政诉讼,庆阳市中级法院以不予立案驳回春秋公司的起诉(庆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行政裁定书(2018)甘10行初20号);春秋公司不服向甘肃省高院提起上诉,省高院在审理期间认定:“撒销庆阳中院行政裁定;指令庆阳中院予以立案。(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行政裁定书(2008)甘行终395号)”。
        庆阳中院立案审理时强调: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为:被告靖远县政府2009年5月2O日第30次常务会议纪要是否具有可诉性……”。
      该案中,被告靖远县政府常务会议决定:通过司法程序解除其与圣农公司用地合同后,可以将刘川工业区150亩土地以挂牌出让的方式出让给万隆达农业科技有限公司,但并未明确将该涉案土地直接出让给万隆达农业科技有限公司。介于目前靖远县政府与圣农公司之间的用地合同未通过司法程序解除,该会议纪要对外不产生法律效力,且涉案土地至今仍由原告实际占有使用(春秋公司已被刘川工业区赵姓负责人排除厂区)。因此,靖远县政府2009年5月20日第30次常务会议纪要对原告的权利义务未产生实际影响”为由,驳回了春秋公司的起诉(甘肃省庆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行政裁定书(2018)甘10行初111号)。
        就该案而言,一方面,被上诉人靖远县政府作出的靖政会通字(2009)5号第三十次常务会议纪要中载明,在通过司法程序终止与圣农公司用地合同的前提下,以挂牌出让的方式将刘川工业集中区150亩土地出让给万隆达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土地类型为荒山荒坡,使用性质为工业用地,供地期限50年。
        在甘肃省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生效的(2010)兰法民再字第66号民事判决,撤销春秋公司作为原合资企业圣农公司合营者一方,涉案土地由上诉人春秋公司实际占有使用,故该会议纪要内容直接涉及上诉人春秋公司的权利义务。
        另一方面,该案中被上诉人靖远县政府称涉案会议纪要作出后通过政府网站对外公开,且上诉人春秋公司提交的证据材料显示,涉案第三十次常务会议纪要通过被上诉人靖远县政府网站信息公开取得,故该会议纪要通过法定途经正式公布已外化。
        可见,该案涉诉会议纪要已对外发生法律效力,具有可诉性。根据甘肃省高院的审理认定,“靖远县政府旳2009年5号常务会议纪要直接涉及春秋公司的权利和义务……一审裁定论理不当,对此予以指正”,为什么终审时对此没有下文?难道春秋公司的巨额财产早就被靖远县政府做没收处理?!
        另外,甘肃省高院裁定上诉人春秋公司超过法定起诉期限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与庭审事实自相予盾,其实,一审法院并未阐明时效过期。再说春秋公司2000多万投资的厂房和配套设施属于不动产,按照法律规定的诉讼时效是20年……
        十八大以来,构建“亲”、“清”政商关系已成为许多地方官员、企业家代表热切关注的话题。针对新时代应该如何构建新型政商关系、如何保护民营企业等问题,全国人大代表、甘肃省省长唐仁健两会期间接受媒体采访时强调: “如果有人还跟我们企业过不去,那么我们也会跟你过不去,该曝光曝光、该问责问责……”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决定》明确要求,加快形成严密的法治监督体系。“有权利必有救济”、“有权力必有监督”等现代行政法治观念已经为人们普遍接受。确保权责一致的监督体系建设非常重要。我们国家已经初步形成人大、政协、监察、审计等外部监督,和行政系统内部的监督合力的一种机制。特别是司法机关通过行政诉讼方式强化对行政权力的监督,行政调解、行政和解等方式不断拓宽应用领域,最终目的是行政争议得以实质性解决……
      甘肃靖远县招商引资中“一地三嫁”的风波到底如何平息? 相关企业的权益如何得到有效保护? 这一连串的故事背后有哪些利益相关者在持续作祟? 幕后黑手究竟官居何位? 本网将继续关注。
 

44.jpg

关于本站 - 管理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人员查验
注:凡本网刊载或转自其它媒体网站的信息资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及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联系我们,一经核实立即删改。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版权所有:中国法治监督专刊  支持协办:中国法治监督网络维权促进会  法律顾问:陈旺新
信息中心:北京丰台区南四环西路188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0225539号-2  
公益热线:010--59496444  技术支持:楚亿达工作室&nsp; i约稿:49018574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