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市中级法院法官李铁柱偏袒被告,违背道德良知

作者:中国法治监督网
字体:
发布时间:2020-06-10 22:35:11
来源:

       自己既不是帮原告找工作的人,也没有直接收取原告任何费用,更不曾在这项事件中受益过一分钱的好处,却莫名其面的惹上了官司,甚至被判赔17万元巨资……近日,中国公民张德胜(化名)向本网反映了自己遇到的窝心事,事件事实部分清晰,责任关系明确,山西省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李铁柱涉嫌故意忽略事实,有意偏袒对方!

 

 
八年前:领导指令我和同事给原告出具过一张17万的收条

 

 
        据张德胜讲述,“2011年5月13日。李故(化名)的父母找到党志全(化名)要求给他们的儿子李故找一份工作,党志全找我帮忙,当时我在朱淹(化名)的单位——中国数字电视法律服务频道《法制与经济》栏目山西制片中心打工,职务为采编部副主任。单位在太原市杏花岭区新融大厦。我想到几天前单位领导朱淹曾说过需要招募一些优秀人才,就顺水推舟把党志全及李故的父母带到了领导朱淹办公室,并且推荐给朱淹。朱淹介绍了单位情况,还让李故的父母看了上级单位的红头文件及所有手续后,李故的父母当时也没说什么就离开了。此事暂时没有结果。
        后来,李故的父母经多方面了解、讯问、打听此单位后,随后到单位找朱淹希望能让他们的儿子李故到中国数字电视法律服务频道《法制与经济》栏目山西制片中心工作,被领导朱淹拒绝。此后,李故的父母就天天找朱淹,朱淹下了班也找,还在单位大声嚷嚷,给单位造成了不良的影响,后来李故父母和朱淹做了什么内容的沟通我和党志全并不知情,只是知道朱淹最后终于答应了让李故到中心工作了。李故父母带着李故报到当天,正好人事部主任蒋娟(化名)有事外出,李故父母当场拿出17万现金表示是赞助中国数字电视法律服务频道《法制与经济》栏目山西制片中心的支持经费,时任站长的朱淹还冠冕堂皇表示了感谢,当着所有人的面指示我和党志全代单位打了收条,我和党志全都在收条上签了字。由于此前,我也在站长朱淹的授意下给其他人打过收条,所以并没有考虑过多。
        随后,单位领导朱淹安排李故正式到中国数字电视法律服务频道《法制与经济》栏目山西制片中心上了班,工作了大约三年时间,中心为李故发放工资,李故在单位工作期间顺利取得了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培训中心的采编资格证,还担任过中层管理岗位,并在单位找了同事李静结了婚,生了孩子,大家也都觉得他发展的顺风顺水。后来李故怎么离职的我不清楚原因。我在这件事中没有任何不当得利的行为,也没有得到一分利益,李故、他的父母都在现场,对整个过程非常清楚。

 

八年后,17万要求反还


 
        谁也没有想到,8年之后,李故竟然以没有给他安排工作,为由,把张德胜告上了法庭。一审法院判决书上写“数月后,原告发现被告并未帮忙托人安排工作,遂多次要求被告返还该笔款项。期间,被告以各种理由推脱,不予返还”。事实是李故已经上了三年多班。一审法院却偏听、偏信,在没有任何事实根据及相关证据的情况下,判决张德胜个人承担17万的法律赔偿责任。
        一审小店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9)晋0105民初6184号判决如下:被告张德胜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返还原告李故17万元。
        反映人张德胜说,一是他受单位领导的指示打的条,而且是在领导朱淹的办公单位,没有任何死角、隐蔽的地方。二是打条的还有党志全,三是打条时间为2011年,到现在已有8年多了,早已超过国家规定追诉的有效期了。
       而法院尽在这种情况下给予立案,实属荒唐!是不是其中有很大的问题呢???于是,张德胜上诉到中级人民法院。
 
 
法院开庭公平  判决书全盘否定

 
 
        开庭日,中级人民法院法官李铁柱开庭公平、公正。审判最后,李铁柱法官讲,父母为孩子找工作可谓煞费苦心,四处奔波,上了三年多班,又问要钱,不用说感恩,起码也有些不道德,也不合理吧。当时我这边旁听的有3人,听了法官李铁柱讲的,都认为合情、合规、公正。可是判决书下来却全盘否定,和开庭的情况完全相反,是不是因为我没给他送上钱呢?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92条规定:“没有合法根据,取得不当利益,造成他人损失的,应当予以返还”。上诉人张德胜在本案中没有收到过李故的任何款项,也没有取的财产上的利益,被上诉人仅以一张收条中有上诉人张德胜的签名,而没有相关联的证据来证实这一事实,法院偏听偏信,认为上诉人未办妥把李故安排电视台工作为由,收取原告十七万元,这一认为既没有事实根据,也没有法律依据,仅凭李故的单方陈述,法院所做出的判决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张德胜提供向法院提供的证据共有十一项目,主要的有:
         一是工作证;二是单位派李故获得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培训中心的采编资格证;三是当时人事部蒋娟主任出具的证明;四是党志全出具的证明;五是工资发放表(都有李故的签名);六是通讯录;七是党志全交通事故住院证明。
         另外,一是山西省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9)晋01民终6777号判决书判决书上,没有将山西晋邦律师事务所提供的东西全部写在判决书上,而是断章取义,避重就轻,把有利于原告重要的部分给删除;二是法院把所有的证据全部予以否定,难道工资表上李故的亲笔也是假的,法院可以做笔迹鉴定;三是党志全交通事故(向法院提供山西二院的住院证及受伤照片),可派人去核实,也可当场视频;四是收条上有二人签字。五是告李故的证人高蕾(化名)也说明他和李故是同事,而且在单位也上三年,单位在发工资;五是李故8年以后才上诉张德胜,早做什么去来,老百姓都明白的道理,法官李铁柱怎么就不明白?怎么能随意否定证据。前后太矛盾了,不知李铁锁法官是如何公正、公平判案的呢?
 
 
晋邦律师主任讲,不当得利不成立

 
 
        山西省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9)晋01民终6777号判决书上说,根据查明事实,上诉人以为被上诉人办工作事宜为由,于2011年5月13日出具了收条,收取被上诉人人民币17万元,尽管其主张是单位收了该笔款项,但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故一审判决认定其收取上诉款项没有合法根据,属不当得利,被上诉人要求上诉人返还17万元的诉讼请求应予支持并无不当。
        山西晋邦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王华江讲,不当得利成立的要件是,一方取得财产利益,一方受有损失,取得利益与所受损失皆有因果关系,没有法律上的依据,一般以其现在的财产或利益和如无与他人之间发生利益变动所应有的财产或利益总额相比较而决定。仅仅有一方受有财产上的利益,而未给他人带来任何损失,不成立不当得利。受益人取得利益与受损人是由于受益人受益造成的。从以上不当得利构成要件,本代理人认为,上诉人无论从主观上和是否有不当得利的行为,均在本案中不应当承担民事法律责任。
        一是2011年5月13日,上诉人张德胜和党志全所出具的收条,是受“中国数字电视法律服务频道《法制与经济》栏目”负责人朱淹委托而出具的。本案中是党志全介绍李故父母为给其儿子找工作而产生的纠纷,上诉人张德胜既不是本案的收款人,也不是本案的受益人,从庭审中查明的事实中是李故的父母将找工作用款直接交给了朱淹。
        二是本案被上诉人李故,原告主体不适格,因为本案中是李故的父亲将所筹资金来为儿子找工作,使其父母将款直接交给了单位,单位领导收到李故父母的款项后,并安排在“中国数字电视法律服务频道《法制与经济》栏目”工作,工作时间长达三年之久。证明其在这么长的工作时间,李故能按时上下班,他对领导朱淹安排的这份工作很满意,在李故工作期间,朱淹对其表现提拔为采编部副主任。
        本案中,是李故的父母亲所筹措的资金,而且是其父母亲手交给了单位,所涉案资金与李故无任何关联,所以李故作为一审原告不适格。
        三是本案中真正的受益人是单位和李故,是单位领导收到李洁父母找工作的款项后,并安排了采编的工作,在工作期间,找了对象、结了婚,并生儿育女,所以说在本案中真正的收益人是单位和李洁,而非上诉人张德胜。
        四是本案中党志全在2019年10月13日,所证明的事实是证明的是2011年5月,李故父母找我给他儿子安排工作,我给朋友打电话,张德胜把李故和李故父母领到单位领导朱淹办公室,让他们面谈,领导让他们看了本单位红头文件及相关手续,李故父母也多方查问此单位,后找朱淹安排工作,朱淹同意后安排李故上班,李故父母在领导朱淹办公室把钱交于单位,领导朱军杰让上诉人及党志全以单位的名义打条。因为党志全是在被上诉人提供的收条上是签字人之一,所证明的事实真实可信,被上诉人以不当得利仅把上诉人诉至法院,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法院判案应该公平、公正,以事实为依据。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李铁柱开庭和判决两张皮。也不根据证据去核实、调查,就做出判决,确实有涉嫌故意忽略事实,有意偏袒对方!

        本网就此事将继续跟踪报道。 
关于本站 - 管理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人员查验
注:凡本网刊载或转自其它媒体网站的信息资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及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联系我们,一经核实立即删改。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版权所有:中国法治监督专刊  支持协办:中国法治监督网络维权促进会  法律顾问:陈旺新
信息中心:北京丰台区南四环西路188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0225539号-2  
公益热线:010--59496444  技术支持:楚亿达工作室&nsp; i约稿:49018574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