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山阴县一个老百姓的诉求谁来管?

作者:中国法治监督网
字体:
发布时间:2020-07-06 15:29:30
来源:

                                                山西煤炭进出口集团左云长春兴煤业

                                                           有限公司不作为追踪
最近收到二位农民梁廷贵(身份证号码140621194909101916)、周桂兰夫妻两人举报称:他们是山西省山阴县马营乡张家堡村老实巴交的村民,疾呼山西煤炭进出口集团左云长春兴煤业有限公司漠视生命、恶意侵害群众权益的诉求,强烈要求向社会公开其内幕,引起本部门高度关注,下面是夫妻二人举报全文:
2017年长春兴煤矿由于开采设计问题,已经导致10户村居民房屋完全倒塌,而且我们7户居民房屋地下也成为采空区,房屋成危房,经过与侵害单位多次交涉,却敷衍了事,始终不予彻底解决。  
2020年4月15日,我们找到煤矿负责人车治国称:“我们已经一次性赔偿你们47000元,不会再给其他任何赔偿了。”我们与之争议说:“你们当时给的是维修补偿款,现在房屋再次裂缝,房顶掉泥皮和石块,地面下鼓空,再居住有生命危险,况且原补偿合同一式四份,合同并没有给我们和村委会”。
为此,我们多次要求给我们的那一份原补偿合同,却一直被车治国拒绝,车治国非常强横地说:“故意不给,你能怎么得。你们随便上诉。”此言一出令人震惊,不禁高度质疑为什么?原因竟然是车治国隐藏事实,自作主张,故意修改合同,想搞阴阳合同,以此与老百姓抵顶正式补偿合同,再向矿上另外申请巨额赔偿去从中渔利。现在,左右可以说,还没有大毛病,只要狠拖一下老百姓,让老百姓深感无望,自动退却,就可以进一步实施操作了,多么阴险的车治国啊!为了自己的个人权私,竟然置老百姓生命与合法权益于不顾!真是天理难容啊!
我们迫于无奈,去马营乡政府寻找解决办法,说明情况后副乡长十分动怒说,长春新煤矿太顽固,我们都拿他没办法,只有联系了一直插手此事得村主任,让村主任带我们去矿上进行协商处理。我们找到村主任后,村书记和村主任作证47000元是5间窑洞和院子的维修费,而不是不是一次性赔偿费用。并且明确表示:不愿意带我们去矿上寻找解决办法,村主任梁启让我们自己去矿上寻找解决的办法。在我们去矿上的路上遇见车治国,车治国说矿领导不同意处理5间,只处理3间,他会再次向上级反映情况进行商量此事。
    过后,车治国突然到我家说要处理此事,我们正在商量时,突然第四间房屋屋顶的泥石落下,吓得车治国立马跑到门外,车治国在院中说了几句话,说近日就给处理此事,慌忙开车离去。他连短短几分钟都不敢多待,却让我两个穷苦得老人在这里住了几年,每时每刻我们都过着提心吊胆得日子,就这样一直拖了几年,不予解决。
    我们再去山阴国土局,往国土局递交一份材料,想讨回公道,被保安理直气壮地拦在门外,自称是国家员工,对我们进行谩骂羞辱,说,国土局地领导不会接待我们低贱的老百姓,辱骂我说,你有多大的面子会让这么大得领导接见你?山阴国土局电话为03497024796/03497024893。让我把材料送到马营乡国土所,我把材料递交到马营乡国土所负责人,车牌为晋FG1031的越野黑色轿车,一个姓赵的所长没看资料便对我们进行辱骂,并且说维修款48000不是,而我们收到的是47000元,还怪怨我们拿到修补费用时没给他们好处,借此将我们痛骂一顿,并对我进行言语侮辱。最后让我们回家等着。几天后我们没收到任何信息,我再次到山阴国土局询问情况,山阴国土局说,你们的事情不属于我们管辖,让我们找国土所商量,马营乡国土所赵所长说,你们这种情况别说是山阴县,就连朔州市国土局都管不了此事,并让我们去左云国土局进行处理。然后我们又把材料递交到左云国土局,左云国土局严主任将我们得材料留了下,让我们回家等待消息。过了一段时间,我们依旧没有收到任何消息,我们再次找到左云国土局,让我们填了一份明细记录,说对此事进行落实处理。
几天后,车治国说,他与山阴国土局、马营乡国土所、左云国土局和村委书记主任在一起吃饭喝酒,并协商我们房屋下沉一事。难道你们各级部门拿着国家的俸禄就是喝酒吃肉,纸上谈兵,这样办事吗?起初马营乡国土所和山阴国土局说不给我们协商处理此事,后来他们却与车治国一起喝酒吃肉,协商此事,他们究竟是无权接收管理此事,还是他们串通一切,有什么不可告人的行为?
迫于多方压力,第二天车治国通知我上矿进行协商处理,说签一个合同,以62000处理3间,下房每间1000,共7000,并说以60000元买下我剩余的2间院子院墙,剩余的房屋维修费20000不要了,合计273000。
按照大路的赔偿标准,5间窑洞每间62000,共计310000,7间小房120多平米,每平方米500元,计60000多元,东院墙47.5m,西院墙37.5m,南院墙17m,每米200,共计20400,大门、井、菜窖各800,计2400,总计约395000元。
通过以上上访及争议,我们认为:
1. 难道矿上领导有什么把柄在车治国手里,为什么我们多次联系到矿领导,矿领导不予以出面解决,而是全权推给车治国进行处理?任由车治国在长春新煤矿胡作非为,欺骗老百姓,自行修改合同。是矿领导在背后支持他这样做,还是车治国一手遮天,瞒天过海?
2. 商量赔偿的时候,车治国给老婆打电话询问银行卡上的金额后挂断电话,说等他回家和老婆商量后再给我们解决。车治国到底是代表矿上处理问题,还是代表他老婆来处理问题,为什么处理公事的时候还要和他老婆商量?矿上的问题为什么要听他老婆的话?跟老婆商量几天后,突然又觉得赔偿款太多,说没法处理。此外,车治国为什么要买危房?又在算计什么?
3. 车治国说星期一再跟矿上汇报商量,几天后我们联系到车治国询问汇报情况,车治国说,一个礼拜所有煤矿领导都没到矿上,无法汇报。煤矿所有领导一周都没到煤矿,煤矿怎么安全运营,煤矿领导人就是这么管理煤矿的?这么大的国营企业难道就是车治国一个人说了算?都听他的话吗?
4. 长春新煤矿越界越采,唯利是图,本身就是违法,而且还居然敢在居住区下进行盗采!难道为了追求个人利益,罔顾他人生命财产安全,漠视法律,这简直赤裸裸的犯罪!
 
      此外,我村的几千亩耕地下部已经基本成为采空区,包括举报人的51亩耕地也已经塌陷,无法耕种,无人过问,也不知道如何交涉,想想维权艰难,正一片愁烦。
以上所举报材料句句属实,如有虚假,我们夫妻二人愿承担一切法律责任。
梁廷贵   身份证号:140621194909101916
周桂兰   身份证号:140621195708041923
                                举报人:梁廷贵、周桂兰
                                     2020年6月22日
 
 图片2.png
附:5孔窑洞裂缝下沉事实证明。
后续图片证明。本网将继续对此事予以关注       编辑      朱贵仓
图片6.png图片1.jpg                              

图片2.jpg

图片3.jpg

图片5.jpg图片4.jpg

关于本站 - 管理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人员查验
注:凡本网刊载或转自其它媒体网站的信息资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及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联系我们,一经核实立即删改。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版权所有:中国法治监督专刊  支持协办:中国法治监督网络维权促进会  法律顾问:陈旺新
信息中心:北京丰台区南四环西路188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0225539号-2  
公益热线:010--59496444  技术支持:楚亿达工作室&nsp; i约稿:490185742@qq.com